郑爽最新消息2021 郑爽刚刚回应“代孕”事件

2021-01-20 23:38:31  阅读 79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郑爽最新消息2021 郑爽刚刚回应“代孕”事件!央视痛批知名女星郑爽被曝疑赴美代孕2子引爆微博一时间关于郑爽“隐婚、离婚、代孕、弃养”各种议论铺天盖地般袭来事件曝出不久后,不少网友表示:让她别再说话了,进组好好拍戏吧,留下盛世美颜就行,真的不要再开口了。郑爽代言的Prada股票直线下跌,网友调侃:“现在Prada的眼泪PradaPrada地掉。”就在刚刚郑爽发微博对此事做出回应:在中国国土之上我没有违背国家的指示在境外我也更是尊重一切的法律法规最新消息这条微博让#看不懂#上了热搜另外今天上午郑爽

郑爽最新消息2021 郑爽刚刚回应“代孕”事件!央视痛批

知名女星郑爽被曝疑赴美代孕2子

引爆微博一时间

关于郑爽

“隐婚、离婚、代孕、弃养”

各种议论铺天盖地般袭来

事件曝出不久后,不少网友表示:

郑爽最新消息

让她别再说话了,进组好好拍戏吧,留下盛世美颜就行,真的不要再开口了。

郑爽代言的Prada股票直线下跌,网友调侃:

“现在Prada的眼泪PradaPrada地掉。”

就在刚刚郑爽发微博对此事做出回应:

在中国国土之上我没有违背国家的指示

在境外我也更是尊重一切的法律法规最新消息

这条微博让#看不懂#上了热搜另外

今天上午

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二审

在上海二中院开庭

张恒和郑爽两人均未现身

郑爽前男友张恒发文

引爆网络

昨天(18日)

女艺人郑爽前男友张恒发布微博

澄清近期遭遇的诈骗、借高利贷等黑热搜同时表示目前自己滞留美国

是因为需要

“照顾并保护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

并晒出一张他抱着两个小孩的照片

孩子的身份迅速引起网友热议△张恒晒出带着两个小孩的照片

随后,张恒好友向网易娱乐

提供了另外两份

两个小孩在美国的出生证明

一份《内华达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女童出生时间为2020年1月4日;母亲现用法定姓名“ShuangZHENG”,年龄28;父亲现用法定姓名“HengZHANG”,年龄29,生日为1990年2月16日。另一份《科罗拉多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男童出生时间为2019年12月19日;母亲在第一次结婚前的姓名为“SHUANGZHENG”;父亲姓名为“HENGZHANG”,出生地中国,年龄29。有网友认为

两个孩子的出生日期和地点

均不一样

郑爽和张恒疑似找了两个

代孕妈妈昨日19时左右,张恒好友方面又向媒体提供了一段疑似郑爽张恒父母录音,经过剪辑的内容是疑似郑爽与双方父母关于如何处理孩子的对话。录音中,女方和父母都提出了弃养的意见:

“两个人分开了,分开了就谁也养不起,就是跟医院说一下,就弃养呗,就弃呗。”(女父)

“这两个孩子就一句话不能要。”(女父)

“这两个孩子七个月真的打不掉,我都烦死了”(女)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领养,就生下来后,就送人了(女母)”

男方父亲则在录音中拒绝这个提议:“不行的,你想的简单了,这在美国都犯法的你知道吗?”△录音文字版

郑爽发文回应

你看懂她在说什么吗?在博文中,郑爽是这样说的:

“这是我非常伤心和私密的事情,本不愿意在大家面前多说,但是事已至此被别有用心的一步一步曝光,想了很久,本不想占用公共资源的我不得不有所回应。

中美两国的律师团队从前年开始就从未放弃过维护我和我家人的合法权益,也没有放弃过与对方沟通调解。但在中国的法律程序中,我们屡屡拒绝以曝光隐私的勒索。在美国的法律程序中,我也率先维权。

身为艺人我深知我国疫情的防控与重视。在中国国土之上我没有违背国家的指示,在境外我也更是尊重一切的法律法规。

如果一切未认证的信息要我来公开解释,这是我最真诚的回答。”

对此,有网友表示:

之后,#看不懂#上了热搜昨天

紫光阁、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微博

就代孕问题共同发文,明确表态:

我国明令禁止!央视评代孕弃养

法律道德皆难容

前有代孕妈妈遭“退货”,后有某明星疑似代孕欲弃养,曝光录音中“打也打不掉,我都烦死了”更令人愤怒。代孕在我国被明令禁止,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包生男孩代孕者怀上女孩会被强行打胎;胎儿如存缺陷或被丢弃…如此践踏底线,法律难容,道德难容!事实上

近一个月来

代孕相关话题已多次登上热搜

先是陈凯歌导演的《宝贝儿》

撕开了代孕背后的伦理禁忌和法律问题

将“有偿代孕”的灰色产业链带到公众视野里

因将代孕拍得过分“温馨”

短片引起了极大争议

甚至还被人民法院报点名而近几日,一则

“首个遭代孕客户退单女童无法上户”

的新闻也登上了热搜据了解,成都47岁代妈吴川川为财代孕,不料身染梅毒,遭客户退单。她怜惜胎儿拒绝流产,跑回老家产女,因生活拮据卖掉出生证,如今谋求为3岁女儿上户。

2019年7月16日,《法制日报》曾刊发了一篇题为《代孕黑色产业链调查》的大型综合性报道,为公众揭开了虽然藏身“地下”、规模却不容小觑的国内代孕市场的神秘面纱。日益膨胀的非法代孕产业,让人震惊的同时,也不免让人反思:这是否意味着社会对这项“服务”确实有所需求?

事实上,是全面禁止,还是有条件地开放代孕技术应用,是当前我国乃至全世界都正面临的艰难抉择。

代孕违法吗?

代孕,是指女性接受他人委托,用人工生育方式为委托方生育孩子的行为,俗称“借腹生子”。

目前,各国对于代孕的态度各不相同。法国、瑞士、德国等国家禁止代孕;在英国,非商业性质的代孕属于合法行为;美国则有26个州对代孕有不同程度的法律认可。

在我国,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以下简称《辅助生殖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精子库办法》),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严禁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

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海外代孕也受到不小的影响。

据参考消息报道,去年5月,乌克兰上百代孕出生婴儿因新冠疫情滞留。因很多国家限制出境,外国父母无法前来接他们的孩子,不少代孕公司被迫“囤积婴儿”,甚至一些本该领走婴儿的买家,因收入缩水,没有足够的资金付清尾款,临时改变主意,造成“婴儿拒收”的现象。

需求供给双重刺激

代孕黑市屡禁不绝

代孕之所以存在,一是需求,二是供给。

据知情人介绍,代孕客户花了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到达代孕妈妈手中的只有十几万元或二十万元。代孕中介从中赚取的丰厚利润可想而知。“尽管我国的代孕处于地下状态,是官方明令禁止的,但在其强大的市场需求和丰厚的利润推动下,仍然蓬勃发展。”

“做一单业务,利润在30%至60%之间。”一位曾在代孕机构工作过的人告诉记者,如果以最低65万元的标准、一单业务30%的利润起算,一家代孕机构在开展1000个代孕业务的情况下,利润至少在千万元以上。

有知情人说,正是由于代孕蕴藏的市场及巨大利润,各种非法代孕机构应运而生。

由于女性捐卵比男性捐精复杂得多,我国目前设立有精子库,却没有卵子库。因此,供卵(或借卵)是地下非法代孕机构普遍开展的业务之一。

在网上输入关键词“捐卵”,便会出现众多的买卖卵子广告,部分网站打着“爱心捐卵”的幌子,并将提供卵子的人称作志愿者。△2019年11月25日在湖南一家医院拍摄的供卵代孕小广告。新华社记者帅才摄

我国严禁任何形式的商业化供卵行为,但这些机构却明码标价。记者从对方的报价获知,客户需要给捐卵志愿者提供一定的补偿,补偿标准一般在2.8万元至5.8万元,如果不挑选志愿者,补偿费用2.8万元。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尽管供卵者得到了一笔补偿费,实际上却存在极大隐患。正规医院的取卵手术对环境要求相当高,必须无菌、恒温。而大部分地下代孕往往寻找黑诊所取卵,由于缺乏监督,存在消毒不彻底,器械重复使用,操作不规范等风险。如果将卵子从卵泡中取出,必然要刺破卵巢,会在卵巢上留下创口,如果室内细菌超标,轻则发生生殖道感染,引起盆腔炎,影响今后的生育;重则感染乙肝、梅毒、艾滋病等传染病,甚至当场就可能因感染而危及生命。

400多家地下代孕机构

有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有生育障碍的夫妇比例为10%至15%,其中需人工生殖辅助技术介入才能怀孕的约有20%。

据法制日报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的代孕中介已达400多家,大多属于“地下交易”,并因此造成代孕市场收费较为混乱。

知情人告诉记者,一些夫妻不甘心一生无子,通过代孕机构找到有生育能力的代孕妈妈,通过将受精卵子植入子宫的方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再将孩子送还给寻求代孕的委托父母。随后,代孕妈妈会收获一笔可观的“借腹”收入。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看似皆大欢喜的结果,实际上存在极大的隐患。

首先,不利于保护妇女生育自由和人身自由权。我国法律规定,妇女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如果出现以协商、欺诈、胁迫等方式让代孕妈妈代孕生育,这必将侵害妇女生育自由权。如果对代孕妈妈的限制过多,也侵害了代孕妈妈的人身自由权。

其次,代孕孩子出生后,如果一方当事人恶意地以代孕协议主体不合法为由,主张代孕协议无效或者主张撤消,都将损害代孕子女的利益。

再次,代孕妈妈是否有权决定人工流产,孩子出生前委托父母死亡后的抚养权和生活如何处理,代孕妈妈在怀孕中产生意外或代孕婴儿有缺陷是谁的责任,代孕费用在何种情况给付,这些都很有可能引起社会纠纷。

新华社:

“代孕黑产”隐患不能视而不见

近些年,关于代孕的“奇葩故事”时有发生,每一个故事都暴露出很现实的问题,有关部门不可再视而不见。

花了70多万元找人代孕生下的孩子,体检时查出听力弱,夫妻俩把代孕机构告上法院,要求全额退款,而代孕机构却反诉要求支付尾款18万元;男子找代孕,等了好几年没见到孩子,钱也拿不回,只得起诉代孕机构还钱;女子为富豪代孕收1100万元被判退还......近年来,因为代孕引发的法律案件时常见诸报端,如代孕合同而产生欺诈的违法犯罪行为,由代孕引发的抚养权争议、继承权争议以及监护权争议等。

相关职能部门要让大家知道,无论是求孕方、代孕方甚至代孕机构,都面临多重法律风险。即使签订了代孕协议,任何一方反悔,另一方都难以维权;即使起诉到法院,也可能因为协议无效而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代孕黑产”隐患重重,它像常出现在妇产科医院厕所门板上的小广告一样屡铲不掉?由代孕引发的种种伦理问题、健康隐患、法律风险亟待被重视,管理部门对“代孕黑产”的打击迫在眉睫。依据目前条文,只能对正规的医生和医疗机构进行管理,而对于网站和黑中介,则没有执法依据,违法成本过低,应推动立法完善,加大对代孕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惩处力度。

要治理“代孕黑产”问题,还要堵疏结合,正视失独家庭、缺乏生育能力等特定人群的正当需求,在完善法律法规、严格监管的前提条件下,由具备资质的正规医疗机构提供相关服务。

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二审开庭

双方均未到庭

今天(19日)上午,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二审在上海二中院开庭,张恒和郑爽两人均未现身。

东方网此前报道,静安法院一审受理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一审原告为郑爽,被告为张恒。后该案在静安法院一审终结,被告提出上诉。今天上午,该案二审开庭。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8年8月,郑爽张恒恋情首次公开。同年12月底,两人合伙成立公司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次月成立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12月,二人分手,并透露疑有经济纠纷。2020年1月,郑爽起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

天眼查数据显示,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18日,法定代表人张恒,注册资本1000万元。鲸乖乖的控股股东为鲸谷座,郑爽和张恒分别持有后者68%、32%股份。股权穿透后的实际控制人为郑爽,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张恒。

本文地址:http://www.songzixw.cn/post/48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